您好,欢迎光临 白山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白山网

 

 

搜索本版
白山网 白山论坛 【奇闻异趣】 说一个故事,不论是非,一口湖风一口酒
查看: 198|回复: 0
go

说一个故事,不论是非,一口湖风一口酒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1 06:46 |显示全部帖子
我认识的一个姑娘,默不作声地在七夕节的前一天领了证。离婚证。在这样的时日,选择终结新近开始的一段婚姻,朋友几人难免心生苍凉。我们几个未婚的,恐婚情绪更是被调动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并非对爱情失去信仰,而是由衷感慨,得一人相伴余生,太难。假借“不离不弃”的誓言约束,尚且难以执手白头,而那自然而然的“相伴成悦”,岂非难上加难?

如不能接受完整的彼此、在朝暮间相伴成悦,又何苦强行捆绑、相互折磨?

大家都看得很开,所以,单身的人那么多,复归单身的人越来越多。

02

姑娘在朋友圈子里人缘极好,聪慧、不羁、开朗、善解人意,既有几分才气,又讲江湖义气。

几杯酒下肚,大家心中的苍凉都被焐热,开始兴致勃勃地八卦姑娘离婚的始末。

当初热恋时,他们山间踏月、雪夜温酒,纵使北国冬至,尤苦夜短不足眠。是圈子里最羡煞旁人的一对。

姑娘爽快,酒杯一推,架势拉开,说:“我只说一件事,你们便可一叶知秋。”

不了解的人兴许会误作江湖说书先生的套路式的开场白。

她说:

“我不想做家务,但我没像其他家庭一样,耗费精力跟他搞分工,毕竟正常人谁不是宁可不做?”

众人点头如捣蒜,纷纷用眼神对她说,有道理,姑娘,你最善解人意。

“所以我花钱请家政来做。”

众人再度点头,继续用眼神鼓舞她说下去。

“你们可能想象不到,那***居然经常因此大发雷霆。因为这点屁事,莫名其妙地拿我泄愤,那我当然要跟他吵。让我不舒坦,他也别想好过。吵得次数多了,而且越来越多,就会觉得累,后来连那点好胜心也没了,根本没有力气去说服一个永远不可能被说服的人。那种累就好像在无止境地消耗生命,总有一天会耗尽。”

说到后面,姑娘的语调黯淡下来,众人不敢再点头,连动都不敢轻易去动,怕只怕稍有一丝震颤,就惊落了她的眼泪。

“我真的不能理解,我不就是叫了个家政阿姨嘛?又不是叫了鸭子!他居然反反复复地露出‘哎~我他妈到底娶了一个什么老婆’的表情,最后留一个讥讽的笑容在脸上。特么的,老子咋了?你不愿意叫阿姨,那你做啊?”

“那他平时做吗?”众人明知故问。

“做个屁!他从来不做,而且他心疼他妈,所以他妈也不能做。既然如此,我就叫阿姨来做啊。没想到,居然连这都是错。这不摆明了非逼着我一个人来做嘛?我的作用,就是进门来伺候他们一家子嘛?”

“我有我自己的事,一大堆的稿子等着我去审,一大堆的作者邮件等着我去回复,一大堆的约稿电话等着我去打。退一万步讲,就算什么事都没有,那老子也想趁着没生小孩,用空闲时间看书、跳舞、逛街、约闺蜜,而不是做那些该死的家务。这有罪吗?我不想做,但我并未因此推给你,我想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况且每个月叫几次家政服务的钱,老子也赚得出。他还有什么值得挑剔的?”

是呀,这有什么不行的?大家听了挺气愤,彬子一拍桌子,说:“这孙子怎么这么欠儿啊?话说,你早怎么没提过?你要早说,上次他来找你,我大嘴巴子抽他我。”

姑娘不理他这个茬,接着说:“你说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我是玷污了他妈,还是诱奸了他爸?能让他玩着命跟我死磕,誓死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哈哈哈哈哈……

大家一时没绷住,一阵试图压抑的爆笑破坏了悉心酝酿的悲伤氛围。

愤懑之情上来,姑娘恶毒的话常能出口成章,我们早已习惯,不以为意,且能从中寻到乐子。

03

“为什么有的人,若非以婚姻为代价,便看不出彼此竟是这般水火难容?”众人感慨。

姑娘的这段婚姻,仅仅维持了7个月不到,尚无孩子,对于为数不多的财产更无争夺之意,所以无需拖泥带水,离得干净利落。

姑娘说:“这么多年,我兜里一直揣着一颗糖,一直没舍得去尝。本以为,结了婚,就可以尝到那糖的甜,谁知甜没尝到,糖还化了。

“少来”,彬子用拳头轻推她瘦削的肩膀,说,“你说蹬就蹬了他的气魄,不就是你兜里的糖?哪儿化了?不一直都在嘛?”

“可是我难过啊”,姑娘的眼泪终于掉下来,“这是我生平结过的第一次婚啊。”

“没事,以后多结几次就习惯了。”小懒嘴欠儿,彬子作势要抽她。

姑娘哭着,红了眼眶,乱了姿容,略微卷曲的长发颓然垂落,昏暗灯影下,直看得众人心碎。

我们知道她心上的伤痕,也许时隔多年,仍会被一幅旧景、半盏诗情勾起疼痛。毕竟,曾经他们山间踏月、雪夜温酒,纵使北国冬至,尤苦夜短不足眠。

但她无需在不幸福的婚姻里委曲求全一辈子,这是隐藏在不幸后面最大的幸运。

04

犹记少年时,班上男生遭遇校外不良青年勒索,被逼至墙角,姑娘抄起半块砖头猛地扔在混混面向的墙上,离混混稍有距离,却也足以让其惊了一吓。混混一回头,她又拎起半块砖头,说:“都是好难不跟女斗,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侠女长大后,身边的朋友大都是存不下钱的主儿,每每混到揭不开锅,必跑去她那求施舍。有钱就带去吃火锅,没钱就领回家来煮泡面,总之,姑娘从未让大家饿着肚子离开。

若非细细想来,竟从未察觉,这些年来,身高不足160的她,一次又一次地庇护着身边的人。

而她,想得一人庇护,为何偏偏求而不得?

05

姑娘曾写过一段话,今日读来,体悟更深。她写:

有时,清晨上班,只想在太阳底下奔跑,去TMD遮阳伞、高跟鞋,管他皮肤是不是晒得比麦色更深,管他是披头散发还是汗臭满身。

有时,假日闲暇,就希望小龙虾想吃就吃,管他是深夜还是凌晨、是冒痘还是长膘。

有时,工作繁杂,就希望稿子随便看、版面随便做,管他新奇一点还是老土一点、出众一点还是平庸一点。

有时,晚来寂寥,就希望窝在沙发里,守着一抱零食,独自刷剧到天明,管他是眼袋还是黑眼圈、是影响工作还是有害健康。

……

但这些很轻易就能去做的事,我其实一直没有去做。我的口袋里一直放着一颗糖,但我一直忍住不去尝,始终没有去做那个将自己宠坏的小孩。

因为我猜测,小事上的不放纵,将让我在大事面前免于隐忍。

因生病而失去自由,还要劳烦他人照料,我会尽力避免此境。

因胖而变丑,看着别人身着热裤,无助地感慨瘦子真好,我要尽力不落于此。

……

但那时她远没有想到,当发现自己错了时,平时的不放纵竟已酿成善果,让她得以重头再来。

06

姑娘兜里放着一块糖,她唯一一次把手伸进兜里,想要掏出来尝尝滋味,就狠狠挨了一耳光。

假如他日有一人让你安心地尝到糖的甜,我们宁可挨饿,也不要再到你那里求得饱腹。

如无一人出现,惟愿在盛夏夜晚,约你饮酒吹湖风,看稀疏星星,唱污秽歌谣,一扎啤酒尽余悲。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