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白山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白山网

 

 

搜索本版
白山网 白山论坛 【奇闻异趣】 你说我是樊胜美,那是我心甘情愿
查看: 323|回复: 0
go

你说我是樊胜美,那是我心甘情愿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6-25 13:50 |显示全部帖子
父亲节那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出门的路上,我快速地打开手机向父亲的账户转了一小笔钱。像是完成了一项意义重大的任务一般,收到钱到账的通知后,我的内心瞬间有一股自豪的欢欣雀跃。

下午忙完事情给父亲打电话,父亲一本正经地批评我:“不要往家里打钱,我和你妈一切都好,有时间给家里来个电话就好!”

我配合着父亲连声说知道,还是忍不住提醒他多买些营养品给自己和母亲。不能在父母的身边尽孝,也只好通过这种方式体现自己的存在。

父母是典型的60年代农村子女,本着那个年代人多力量大的思潮,父母的兄弟姐妹加起来十好几个,大姑母家的表哥甚至比我的小叔都要大上几岁。而我小时候每次去外婆家,都要依次从大舅到五舅挨个问候一遍,场面着实壮观,当然了,过节的红包也会相当感人。

父母都是苦命的孩子,奶奶在父亲刚记事儿的时候便撒手人寰,外公也在母亲很小的时候离开人世,留下两大家子十几个孩子像是寒风中的枯叶,无依无靠,没有着落。

现在看来,父母当年的结合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两个单亲家庭的年轻人走到一起,互相温暖,互相扶持,立志靠自己的双手摆脱贫穷的羁绊,过上幸福的生活。

而我和弟弟就是在这样一个一穷二白的家庭过着相对欢乐富足的生活。勤奋规矩的父母总想着改变眼前的窘境与贫困,却始终找不到方法,于是只能笨拙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做着自己的小买卖,节衣缩食供我们读书生活。

母亲曾说:“我这大半辈子从没有做过火车,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每每听母亲说到这里,我的心里都有几百个惭愧。母亲从年轻的时候在大荧幕上看到他人坐火车的情景就开始向往。父母结婚后因为我和弟弟还小的原因,母亲没有机会乘火车去外地;待我们姐弟分别考上大学,母亲又因为路费的问题舍不得来我和弟弟的大学看一眼;现在我工作了,母亲又以不愿打扰我和先生的生活拒绝来我的城市。于是一直盼,一直拖,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尝到坐火车的滋味。

正是这样处处节衣缩食事事斤斤计较的父母,把我和弟弟成功地培养长大,有了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们跟很多的农村父母一样,把所有的希望与前程都倾注在子女身上,顾不得怜悯一下自己鬓角的白发与额头的皱纹。

他们唯一的幸福就是看到子女幸福。

前段时间看欢乐颂,很多人都对樊胜美的家庭进行批判,她破烂不堪的家庭像永远都挥之不去的枷锁,禁锢着她向往美好生活的内心。无奈人最无法选择的便是自己的出身,血脉相连的亲情决定了不论你的家人如何,你总也不会忍心对他们置之不理。

樊胜美的故事是从现实中抽离出来的戏剧化产物,为了体现樊胜美的烦,编剧对樊胜美的家人给予了更为反面的描述。但即使如此,故事中樊胜美依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予自己的家庭最大的帮助,即使哥嫂不务正业,母亲重男轻女。因为不管怎样,她的成就离不开家庭的支持,即使那个支持很微不足道。

前几天跟几个女性朋友聚会,春儿问燕子:“你现在可称得上金领,快说,是不是已经成小富婆了?”

燕子笑着摇摇头:“哪有啊,我弟的房子还没买呢!”

燕子瞪大了双眼:“亲爱的,你得学会为自己着想,总这样补贴家里,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给自己找个男票!”

我随声附和着:“对,是该找个男朋友!”

但我心里了解燕子,看到她的状态,仿佛是看到了另一个我。燕子来自北方一个寒冷的小山村,凭借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和改变现状的决心,拼了命地要在北京扎根。如今已是她在北京的第八个年头,八年前的她一无所有,如今的她终于进入了规范人性化的大公司,拿到了令人羡慕的高工资,却依然一无所有。

因为她要经常给远在山村的父母送去一些问候,她要负担正在读大学的弟弟的生活费,她还要为弟弟未来的婚房攒上一些积蓄,否则,所有的重担又要压在可怜的父母肩上。

这个物质至上的社会,有时候一套房子的价值已远远超过了爱情。

我正托着腮思考这个复杂的社会,燕子突然转过头来问我:“嗨,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我蓦地陷入沉思,春儿用餐勺敲了敲我面前的桌子:“你来说说,如果是你,你会为你弟弟买房子,为你的三姑六婆解决各种疑难杂症吗?”

“我会!”我盯着春儿的眼睛,坚定地告诉她。

“完了!完了!都是现实中的樊胜美啊!”春儿一脸惊恐地看着我和燕子,这个没受过贫穷之苦的善良姑娘露出一脸活菩萨般的同情。

是的,如果说定期给父母生活费,因为父母承担不起高昂的房价而自告奋勇地肩负起一套房子的重担的我们,是现实中樊胜美的翻版的话,我想要痛快地告诉所有人:你认为我是樊胜美,而我是心甘情愿!

或许有些人永远都无法了解,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家庭培养出一个大学生的艰辛。他们渴望外面的世界却又不得方法,只能固执地坚守住面前的一亩三分地,用辛勤的汗水一点一滴地串起对子女未来的渴望,待到子女羽翼丰满飞出这片贫瘠的土地,当年年轻力壮的父母已近花甲之年。

所以即使你说我是樊胜美,我也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父母的前半辈子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子女,现在的我,就想肆无忌惮地宠着他们,正如当年他们对我一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