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白山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白山网

 

 

搜索本版
白山网 白山论坛 【精彩网文】 用字不妄
查看: 680|回复: 0
go

用字不妄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6-27 13:40 |显示全部帖子
梁衡在 《记者的文化责任》一文中谈到:1994年中国新闻奖评奖,预评时有一稿入围一等奖,文中有“一个大中型企业”的称谓。既是一个,只能是大或中。就这一点错,定评时由一等奖降到了二等奖,作者和送选该稿的报社大呼遗憾。
  此事直接涉及,也间接提出了“用字不妄”的问题。
  “妄”有两个义项,一是非分地,出了常规地,意近“胡乱”;二是荒谬,不合理。我这篇文章题目里的妄是指第二个义项,用字不妄就是使用字词要正确、合理、规范。
  之所以想起谈论这个问题,是因为时下不少为文者,遣词造句时,用字常出丑露乖。
  “干东行不说西行,贩骡马不说牛羊。”笔者平时爱读也爱写杂文,所以就拿杂文报刊(栏目)上见到的例子说事吧:连中小学生都知道,“善良”是美德,属于褒义词。说来也怪,有一位著名作家在一本挺出名的杂志上发表的杂文,题目竟是《善良是一种传染病》。这题目,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传染一词,虽含有“因接触而使情绪、感情、风气等受影响,发生类似变化”的比喻义,但那多指负面的东西;传染病,令人望而生畏,避之唯恐不及。既然作者内文里述说和肯定善良具有感召、发酵的传导作用,何不直说“善良是一种良导体”,或干脆拟题为《善良的月晕效应》,为何偏要非常别扭、不近情理地将善良与病这“冰炭不同器”的二者硬扯在一起?不该扯在一起的硬扯在一起,乱点鸳鸯谱,只能说,作者过度解读、倚重“题目不怪,编辑不爱”的写作技法,让自己滑入被舆论诟病的“标题党”。
  如果说《善良是一种传染病》这个题目追求新潮,髦得合时,目的是吸人眼球,那么下面这两个词的使用,恐怕就与新潮、时髦无关:有一篇杂文把肢体语言写作机体语言,我看后哑然失笑:肢体和机体,不是同音词,不可能是敲字时选错了项即“电脑惹的祸”,估计,十有八九,作者对“肢体语言”不甚了了。还有一篇杂文,本该使用概率、几率(或机率),却用“机遇”取而代之。这是哪儿跟哪儿?作者作为一个写文章很有名气的人,出现了如此低档次的差错,说不过去呀。另外,将三昧与三味混为一谈的,将平心而论写成凭心而论的,将黄连(一种中药材)处理成黄莲的,这类例子,屡见不鲜。
  写家们种种用字多妄的现象,有的属于粗心大意,比如敲字选错了项,有的则是学问有盲区、知识(或常识)有盲点。这方面,连一生笔耕不辍、著作等身的张爱玲也不例外。有资料说,她那句“生活是一袭华袍,上面爬满了虱子”的传世名言,当初面世时,竟误把蚤子当虱子。蚤子即跳蚤。谁人见过“蚤子”爬?我们知道,敬惜文辞、用字审慎者,对自己一时拿不准的字词或知识,绝不马里马虎,轻易下笔。而粗枝大叶,缺乏真正的读者意识和为编辑着想、对编辑负责的精神,对个人也缺乏尊重、压根儿不懂得“出名在自己,出丑也在自己”的主儿,往往得意、陶醉于自己一年发表了多少篇文章,几年来出了多少本集子,历年有多少篇文章获奖,不知道在自己发表或获奖文章的“华袍”里,仍然有形象猥琐令人讨厌的“虱子”潜伏着。自己不知道,又没人提醒和进言,于是便成了“套中人”,有些字一妄再妄,贻笑大方。
  我国古代文论家刘勰在他的《文心雕龙》里说:“夫人之立言,因字而生句,积句而成章,积章而成篇。篇之彪炳,章无疵也;章之明靡,句无玷也;句之清英,字不妄也;振本而末从,知一而万毕矣。”正说、逆说,这短短近六十字归纳的要旨,足可供所有为文者受用终生。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